成都教育国际化提速 名校校长谈国际化认知

[来源] 中国日报
[时间] 2014-12-31

1999年,成都走出“哈佛女孩”刘亦婷,这例教育个案被全国热议,激荡的余波持续若干年,社会对于国际化教育的热忱在报章网络上得到具象化显现。

201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 博科娃女士出席都江堰国际论坛并致辞。由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和成都市政府联合主办的都江堰国际论坛已连续成功举办三届,形成和发布了《都江堰共识》,为国际教育交流与合作搭建了高端平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家盛赞都江堰国际论坛具有“成都示范”。

2013年12月,英国首相卡梅伦率团到访成都龙江路小学分校,盛赞学校办学水平、教师团队和英语教学。他说要让英国孩子在学习数学和外语等方面向成都孩子学习。

2014年3月,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 奥巴马走进成都七中,穿着高跟鞋学打太极,在演讲中告诉学生们“良好的教育是谁都无法从你身上拿走的东西”,还给她七中之行的学生翻译点赞。

2014年7月,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成都,与成都孩子亲切交流……

以上重要事件是成都教育发展史的几个脚注,阐释了成都教育国际化发展给成都教育带来的重要影响和变化。四川省委常委、成都市委书记黄新初在今年成都庆祝第30个教师节暨表彰优秀教师大会上表示,“走过30年的成都教育,全面传承‘文翁兴学’开启的千年文脉,正在发生着我市近代教育史上广泛而深刻的历史巨变。”

“当前,成都市正加快建设现代化国际化大都市,成都学子思维和视野的宽度,直接决定成都市国际化的程度。”黄新初说,成都教育要瞄准世界前沿,加快走出去,大力学习借鉴国外现代办学理念,对标先进城市优化知识体系、学科结构和人才培养模式;同时,积极探索中外合作办学模式,鼓励学校开展多种形式的国际合作和文化交流,大力引进国际化的教育人才,借智、借力提升成都教育国际化水平。

成都市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吕信伟将成都教育近年来发生的这些显著变化概括为3点:通过教育国际化,成都教育在价值追求方面实现了“从追赶到对话”的转变,在发展路径方面实现了“从资源配置向内涵发展”的转变,在治理能力方面实现了“从行政指令向专业引领”的转变。

据成都市教育局对外交流合作处负责人介绍,成都教育紧紧抓住成都市建设开放型区域中心和国际化城市的重要机遇,把教育改革发展置于国际坐标之中审视,突出教育公平和教育质量两大主题。自2011年起相继出台一系列政策规划,大力促进成都教育国际化发展。按照规划,到2020年,成都将建设成为中西部地区教育对外开放与合作中心,教育国际化水平达到全国一流。

2014年12月,成都市教育局率全国之先研究制定并颁布实施《成都市教育国际化窗口学校建设指标体系实施意见(试行)》,拟在未来三年建设100所“教育国际化窗口学校”,以科学严谨的精神和改革创新的手笔为成都教育国际化启动“加速程序”。

在成都新一轮教育国际化加速之际,记者走访了四所有着重要影响力的成都中学,听取各校校长在新形势下对教育国际化的理解,这或许有助于我们看清成都教育的来路与走向。

成都七中校长刘国伟:回归教育本源 拒绝“拿来主义”

这是个要求每天在学校播放世界名曲的校长。

“音乐可以想象,不像电影电视剧有画面,挤占了人的想象空间。”刘国伟校长说。他提出了该校“人文滋养,个性成长”的办学理念。

他还把国外课程拿过来改造,和中国学生的发展需求进行融合,而不是原封不动地翻译过来。“要不然,那就成了‘拿来主义’了”。

到2015年,成都七中就将迎来建校110周年,刘国伟认为是文化底蕴和创新精神保住了学校的青春。在探索国际化教育育人模式时,他希望在教育国际化的进程中,学生能坚持中华优秀传统,且能驾驭、包容世界文化。

作为该校教育国际化的助推器,成立于1999年的成都七中国际部是学校对外交流与引进国际资源的重要窗口。成立15年来,国际部共为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超过一百多所大学培养出超2000名学生,其中超过1000名学生现已学成回国。

据了解,今年成都七中共计参与国际交流活动10余次,包括学生模联、英特尔国际工程大赛、机器人大赛、学科奥赛文化交流等;接待外宾100余人次,共有100多位学生被国外知名大学录取、5人公派新加坡留学。

刘国伟坦承,学校推进教育国际化的过程中也有一些困难,客观现实是成都作为西部内陆城市,拥有的外籍人士数量与东部沿海城市相比是不太可观的,这意味着学校虽然拥有接纳能力,但缺少外籍生源,教育国际化的探索更多的是通过“走出去”单方向进行。

但是,好在有政策环境助力,“成都很重视国际化,近年来针对教育国际化出台的各种政策、规划都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刘国伟说。一系列的政策规划包括《成都市教育国际化发展专项规划(2013-2020年)》、《成都教育扩大对外开放 推进教育国际化工作方案》、《成都教育充分国际化三年行动计划(2012-2014 年)》以及现在刚刚出台的《成都市教育国际化窗口学校建设指标体系实施意见(试行)》等。

如今,在新一轮教育国际化的你追我赶当中,刘国伟又回到了教育的起点来思考:教育究竟是干什么的?教育的本真和起源是什么?究竟希望给学生带来什么?这些教育界多年来很少有人再思考的问题,让这位热衷思考的教育者面露困惑。

“中学教育应该是为学生的未来做准备,而不是铁路警察只管一段。”刘国伟说。

成都树德中学校长陈东永:在全球语境下培养学生的世界眼光和国际竞争力

成都树德中学的国际化进程大概可从以下三个时间点来观察:

上个世纪80年代,成都树德中学开启国际交流,先后与美国、德国、英国、澳大利亚的多所中学建立友好姊妹学校,定期开展师生友好互访,加强国内外文化交流和理解;

从2013年开始,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大学一流学校由原来的单个学校来访,发展成组团来访。该校国际部每年接待美、澳、加、英、瑞士等国60多所高校来访。

对从成都树德中学走出去的学生,校长陈东永的期待是他们“具有民族根性、具有跨文化理解意识和能力、具有世界眼光与胸襟、具有国际竞争力”。陈东永谈到该校办学宗旨时表示,树德中学的教育追求首先是帮助学生寻找精神和信仰的向标,在关注人性、塑造精神、健全人格的同时,实现学生思想和道德的卓越成长。

陈东永称,该校力图超越外语教学的过度追求和教育国际化的狭隘理解。他表示,国际课程绝不仅限于学科课程,要在课程建设上探索在全球语境下如何培养学生的世界眼光和国际竞争力。

在该校学生看来,学校迈向教育国际化的努力是实实在在的。“我感受最深切的是学校对学生社团活动的大力支持。我主要参与的是模拟联合国社的活动,在其中我可以和社员们一起参与国际热点问题的讨论,极大地锻炼了我的思辨能力,开拓了国际视野。”树德中学国际部2013级IB2班学生刘存昊说。他曾连续三次担任树德中学模联主席及第六届树德模联学术总监。

树德中学还开设了学习力、实践力、创新力、领袖力等多样课程,并重点突出外国语校区的特色,开设德语、日语、法语、西班牙语、口语突破、英美文化赏析等这样独特的设置课程,发挥了学校文化的引领性,用学校文化来统领课程文化,让校本课程不断向国际教育模式迈进。

成都石室中学校长田间:双向国际交流中突出本土化

石室中学作为中国西部第一家在海外开设孔子课堂的中学,还在探索国际教育校本模式,在交流中突出本土化、校本化。2010年9月,该校自主编撰了孔子课堂教材,包括《中国文化掠影》、《活动课集锦》、《汉语乐》,教材的改编计划包含更多的四川、石室内容,以推广本地文化。

“石室中学坚持以‘文化差异’、‘文化认同’作为国际理解教育的重点,对外交流不止是‘迎来送往’和‘走马观花’。”田间校长说。

“国际项目的招生不能只盯着把学生送到欧美上大学,中国的基础教育优势也可以在世界一些地区得到推崇。我们可以尝试招收部分国际学生,把国际部办成真正意义上的多文化、多国籍、多肤色、多民族交流学习的平台。”田间还在构想将中国课程体系国际化。

石室中学的教育国际化进程中,有不少可圈可点的故事。去年,该校与丹麦爱斯堡中学在双方学生的努力下合编了一本图文并茂的书,内容是各自家庭故事和交流趣事。

该校还有一名学生在高中三年时间里,坚持到流浪动物中心做义工,撰写了《对于中国现有流浪动物福利保健机制的感想》等论文发表在学术期刊上。这位学生叫江蝶。2013年,她获100万元人民币的“怡和”奖学金,成为中国西部第一位此奖获得者,并被英国牛津大学数学系录取。

成都外国语学校校长段必聪:要在东西方文化间自由着陆

成都外国语学校学生赴日参加科技交流活动在对段必聪校长进行的40分钟左右的采访中,他说了6次“国际视野”,另一个高频词是“世界胸襟”。拥有国际视野和世界胸襟是他对学生的期待。

要实现这一宏愿,成都外国语学校的路径是外语特色和国际课程两相结合。“我们靠外语特色创出品牌,但光是外语不行,还要进一步找寻出路。就学生发展的路径来讲,通过外语特色和国际课程打开国际化视野,让他们有宽阔的世界胸襟,这包括良好的外语能力、国际视野,要对东西方文化都有比较深的理解,可以在东西方两种文化之间自由着陆、与世界各国同龄人自由对话。”段必聪说。

成都外国语学校于1989年建校,是四川省第一所外语特色完全中学。在教育部批准的具有保送资格的全国16所外国语学校中,它是四川省唯一一所。用段必聪校长的话来说,成外从诞生到成长都非常幸运地与改革开放同步,与国际化、全球化的世界潮流同步。2012年,成都提出了教育均衡化、现代化、国际化、信息化融合发展的目标,包括成外在内的成都中小学都搭上了这班教育国际化的快车。

在出国留学方面,段必聪说,常春藤名校已经连续8年录取该校学子,今年是第9年;学校今年收到11份来自美国前10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成外的对外合作交流中心(前身为国际部)是专职负责对外交流的机构,学校现在每年出国留学的学生超过200人。

抛开数字来看,其实段必聪对于教育国际化的理解是“不在于走出去多少学生,在于为学生培养多宽的国际化视野。”在这一过程中,初级阶段是与国外学校进行较浅的交往交流,如接待来访、外派学习;逐渐地,双方互派学生访学,目的是开拓学生的视野,让其感受文化融合——“我觉得我们学校已经到达这样的阶段。”段必聪说。

段必聪还始终关注着一个问题:“学生幸福指数”高不高,如学生的体育活动充不充足、特长有没有得到发挥……校园的欢迎横幅提示,在采访前一天,该校2012届学生曹甯杰从美国达特茅斯学院返回母校举办个人音乐会。“你看他幸福指数高不高!”段必聪笑道。